2021年04月22日 星期四

中国城市经济学会

China Society of Urban Economy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学会新闻

潘家华会长主编的《公园城市发展报告2020》由社科文献出版社正式出版

2021-02-22 来源:布鲁布客

2018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天府新区时指出,天府新区是“一带一路”建设和长江经济带发展的重要节点,一定要规划好建设好,特别是要突出公园城市特点,把生态价值考虑进去,努力打造新的增长极,建设内陆开放经济高地。

什么是公园城市?《公园城市发展报告2020》写道:公园城市是以生态文明思想为引领、以生态价值观为理论基础、以融合发展为内源动力、以增进人民福祉为根本目的,全面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城市发展新范式。它在整体形态上表现为“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人、城、境、业高度融合”;在空间结构上表现为“公园里生长出的城市”;在发展模式上表现为绿色、低碳、循环、高效;在生活方式上表现为舒适、智慧、节约、环保;在社会关系上表现为和谐、幸福。

创新城市发展范式 建设美丽宜居公园城市

潘家华


人类社会文明形态演进的一个标志,就是发展范式的创新、完善和固化。农耕文明时代生产力低下,与人类经济社会相适应的发展范式,表现为小农经济、自给自足;在土地资源匮乏情况下,精耕细作,温饱为要;旱涝灾变无常,农业生产盈余有限,难以支撑规模庞大的非农人口。城池功能在防务,市场交易供求低。因而城镇规模小,功能弱,壕沟高墙,画地为牢。

工业革命开启社会文明新时代,热值高度密集的化石能,强劲便捷灵巧的机械力,大容量远距离高速度的交通运输网、能源电力网、信息互联网,催生新的经济社会发展范式,专业化细分工、规模化大生产、空间上高集聚,地不分南北,季不论冬夏,时不顾昼夜,生产力高度发达,技术不断进步,生产大量盈余,积累雄厚财富。农业生产力剧增,人类跨越农耕文明的马尔萨斯陷阱,而衣食无忧;制造业效率攀升,工业文明的发展范式满足了人类的物质需求。工业化带动城市化,人口随制造业产能规模扩张而汇聚,产品服务交易供需两旺。不同于农耕文明的因防而建城,工业文明的城市发展,因工业生产而选址,据规模需要而扩张,随供求对接而成市。农耕文明的挖沟筑墙而空间约束的城池,显然不能满足人口和用地规模不断扩张的工业文明的城市发展需要。

工业文明发展范式下的城市建设,似乎不受“边界”约束。人口规模可以呈数量级剧增,农耕文明时代以千人为单元的镇,轻而易举地被工业文明在规模上升级为万、十万、百万、千万人,狭小空间范围的城市群,更是可以达到亿级水平。相伴随的,是城市空间从方圆一平方公里,到十、百、千,乃至万平方公里的层级,一些城市群的地域空间,则超过十万平方公里的量级。但是,工业文明社会形态下的城市发展范式,也是有边界的,不仅是简单的行政层面的辖区边界,也包括制度层面“中国特色”的城乡户籍隔离,但最具普遍意义的,是物理层面的“建成区”范围,即城区人口居住、产业占用、服务所在、大容量高频次交通可及的“地表硬化”和“人工绿化”的非农业用地。这一依赖于资本投入和技术路径的摊大饼均质化的城市发展范式,在许多方面,例如教育、医疗、文化等各种优质便捷高效的城市公共服务,让人们感到“城市让生活比乡村更美好”。但久居钢筋混凝土的有限空间,我们钻地下、我们攀高楼,我们似乎难以接受大自然的服务了,或者说,在拥挤的城市空间有限的大自然服务满足不了我们的需求了。于是,依靠技术手段,我们建污水处理厂、垃圾填埋场焚烧厂、拓展地下空间;我们建公园、截水源、养花草。悠然见,人为再造的“自然”,不论技术如何先进,毕竟不是自然。却原来,乡村让人们更向往。

美好生活的城市、令人向往的乡村。工业文明范式下的城乡发展,鱼和熊掌似乎不可以兼得。在生态文明范式下,“天人合一”、人与自然和谐,“美好”和“向往”可以融为一体吗?这就需要创新城市发展范式。2018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成都考察时,从社会文明发展范式转型的视野和高度,提出建设公园城市;2020年1月,又进一步要求把成都建设成为“公园城市示范区”。显然,公园城市所凝练的发展范式内涵,远远超越了工业文明“水多了掺面,面多了加水”的技术范式,例如增绿的森林城市、花园城市,减碳的低碳城市,去污的卫生城市,环境保护模范城市,减灾的海绵城市、韧性城市,各种技术的集大成者生态城市、文明城市等。

公园城市的范式内涵,首先在于“公”,体现在其开放性、共享性、可达性。公者,共也。城市园林或园林城市中的园林,有空间封闭、定向服务的内涵。苏州园林、皇家园林,花木有致,曲径通幽,优美秀丽。然而,规模小、数量少、造价贵、费用高,阳春白雪,享用者寡。广义或范式意义上,公园城市的“公”,并非狭义的园林绿地的开放共享可达,而在于城市边界、城乡空间的开放、共享、可达。“公”,突破了农耕文明的深沟高墙,突破了计划经济的城乡藩篱,超越了工业文明“建成区”的技术范式,也打破了“画地为牢”的行政割裂。经济交融、市场共荣、生态可达、资源共享、城乡一体、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其次在于“园”,体现在其多样性、包容性、系统性。生态文明城市发展新范式意义上的“园”,不仅仅是简单意义上技术层面的“园艺”或视觉空间上的“园林”。所谓多样性,实际上是“多园性”,多园融合,涵盖绿地生态狭义的休憩地公园,提供就业生产场地的工业园或产业园,供给教育医疗文化等城市服务的幼稚园、大中小学校园、医院、影剧院,居民生活居住的家园,乃至“粮袋子”“菜园子”——种植园、养殖园。公园城市,必须是包容性的,不应该是单一的或简单排他的。但是,多园包容,不是杂乱无章的,既不厚此薄彼,也不平均主义,而是多园融合、多园互补,系统一体。

再次在于“城”,体现在便捷性、舒适性、宜业性。“城”的内涵,源于工业文明的发展范式,但不是简单的复制,而是要通过生态文明的发展范式加以改造和提升。道路交通基础设施和工具,是工业文明的技术结晶;各种生活设施的便利和舒适,也是技术进步和资本投入的结果;制造业提供就业岗位,劳动报酬是生活之必需。因而,新范式不是也不能否定工业文明的技术创新与引领。新范式的“城”,是要以人为中心,服务于人,指向为民,而非交通容量唯大而大、生活设施以奢悦人、就业机会均等不歧视社会弱势群体。一些城市为了“体面”“光鲜”,多形式主义、表面文章,而忽略了城市的人民性。例如电动摩托车,方便快捷;闹市区街边经营,行方便聚人气。一些城市管理者懒政而“一刀切”,商铺匾牌千篇一律,以工业文明的“几何刚性”整齐划一,缺失了人性。一些商业广告,动辄“皇家”“尊贵”“国宴”,忽略了健康、品质、普惠。公园城市的“城”中就业,是体面的就业,有尊严的就业,有安全保障的就业,可以确保衣食住行无忧的就业,是少有所学、老有所养的就业。

最后在于“市”,体现在活力、效率、创意上。“市”的内涵,传承农耕文明的集市、工业文明的市场特质。集市上、市场内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表现的是市井的活力;商品和服务的价值通过交换得到实现,寻求和提升的是生产效率;“货比三家”、信息集散、交流磋商,旨在改进、创新。当然,公园城市的“公”、“园”、“城”和“市”,必须是一体的,不能相互割裂。任何单一的特征,需要融入其他要素,才能发挥公园城市的整体效用。如果“市”没有开放性,不具“公”的特质,公园城市就不会有活力、效率和创意。“城”所提供的各种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在于满足“园”的需要,提升“园”的效能。

生态文明的社会形态,需要新的城市发展范式。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成都市所实践的公园城市,表明城市发展的范式创新与变革。准确理解公园城市所凝练的范式特征,科学展现公园城市的“公”、“园”、“城”和“市”,把公园城市建设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载体和抓手,可为人类社会的生态文明转型提供经验和范例。美丽中国的建设,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是敲锣打鼓喊着口号就可以实现的,而是需要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建,一个地区一个地区的建。成都市作为我国经济增长极的重要动力源,国家科技创新的新高地,生态资产的富集地、保值增值区和优质生态产品输出源地,率先高质量加速建设公园城市,打造美丽成都。

成都市委、市政府以极高的政治站位、务实的责任担当、敢为人先的创新锐气,共识一意,勠力同心,全域共创,公园城市建设取得了突出的进展和骄人的成绩。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相关院所和成都市社会科学院携手,利用中国城市经济学会公园城市专业委员会的学术平台,协同国内公园城市相关学术团队,从学理上探寻公园城市的学科、学术和话语体系,从实践中提炼总结成都各区县、学校机关企业的创意经验和成功案例,记录中国公园城市的建设进展,提出改进和加速公园城市建设的政策和建议。作为本书的主编,感谢成都市委、市政府、各区县各部门的指导支持,感谢研究与撰写团队的高质量高效率工作。本书作为系列出版的年度报告的第一本,许多尚在探索之中,不完备、不理想,甚至错谬之处,需要我们改进,也欢迎读者批评指正,共同为公园城市建设而努力。

1000.jpg


内容简介


本书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城市经济学会公园城市专委会、成都市社会科学院组织编写,作者团队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科学院、北京大学、厦门大学、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中国中建设计集团有限公司等机构的学者和专家组成。本书结合生态经济、区域经济、发展经济、城市规划、政治学、社会学等多学科的相关理论对公园城市建设中所涉及到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进行深入探讨,科学构建了公园城市的理论内涵与评价体系,准确把握公园城市建设的内在规律,系统梳理近三年成都建设公园城市的典型案例和先进经验,为成都在新时代探索公园城市发展模式提供理论支撑和智力支持。

主要内容包括三部分:总报告、研究专论、典型案例。总报告综述了公园城市的内涵、特征,建立了公园城市建设评价指标体系,并对评价结果进行分析。研究专论分别从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实践生态文明、生态价值转化、风景园林、城镇化效率、城市高质量发展几个角度,理论上论证了公园城市建设的必要性、原则、思路规划、影响因素等。经典案例部分,选取成都市的大熊猫基地繁育研究基地、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锦城公园、锦江公园、交子公园、鹿溪智谷、战旗村连片公园城市示范片区等12个经典案例,从项目背景、具体做法、取得成效和经验启示等总结,其中涉及产城融合、土地配置、规划设计、体制机制等方面的创新做法,对新时代城镇化建设中城市建设具有较强的借鉴和启示。


作者简介


潘家华,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教授;国家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中国城市经济学会会长、中国生态文明研究与促进会副会长、中国生态经济学会副会长、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委员、国家外交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北京市政府专家顾问委员会委员、国家973项目首席专家。在《中国社会科学》《经济研究》,以及英文刊《科学》(2008,10)、《自然》(2009,10)、《牛津经济政策评论》(2009,10)等刊物上发表中英文论(译)著300余篇(章、部)。


陈蛇,管理学博士,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成都市社科联(社科院)党组书记、副主席(院长),兼任四川省政协社法委副主任,四川省社科联副主席。四川省有突出贡献优秀专家。主要研究领域为城市治理、公共管理与公共政策等。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1项、省部级项目4项。在《人民日报》《管理世界》《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预测》等期刊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


廖茂林,经济学博士,副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生态文明研究所可持续发展经济学研究室副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硕士生导师,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访问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生态文明研究智库国际部副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所级国情调研基地负责人,机械工业环保产业发展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


周灵,经济学博士,研究员,成都市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城市经济学会公园城市专委会秘书长。主要研究方向为环境经济学和产业经济学。作为主研人员参与完成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2项,主持和参与完成省部级项目7项,主持完成市级项目20余项。在《财经理论与实践》《经济体制改革》《经济问题探索》等期刊发表论文20余篇,出版专著5部。获四川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2项,成都市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3项、三等奖1项。


文章来源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QQbfTRxG-3SB8L4qYZQKvg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